老韩家就搬到了这里
2020-01-29 11:0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小区西北角的一栋居民楼外,聚集了不少乘凉的老人。他们证实,上世纪80年代该楼建成后,老韩家就搬到了这里,而老韩家的儿子,曾经“进去过”。

十几年过去了,居民楼里的住户几乎换了半数,对老韩家的记忆也随之淡漠。四层的贾大爷是为数不多的知晓者,他和韩某的父亲曾是同事。

由于在监狱里脊椎出了毛病,为了照顾他,村里特意为他安排了联防的工作。

提到李某小区居民多听说过,“但我们不熟,见面不打招呼,看起来挺倔的一个人。”一位年长的大爷说,李某前不久还跟人打架了。

在23日大兴区旧宫镇幼童被摔的恶性案件中,当时开车的嫌疑人李某25日中午到大兴分局自首。

对于昨天不断出现的陌生造访者,女租客显然有些不耐烦,“他到底做了什么,这么多人找他。”

也许是出于同事间的客气,也许是本就有的宽容,贾大爷对韩某的描述像极了所有长辈对后生的评价,“小伙儿长得挺精神,见面儿也叫人,挺有礼貌的。”

昨晚9时30分许,在天坛医院住院部四层,小女孩的妈妈从重症监护室缓缓走出,神情悲伤,一言不发,在与守在门口的几名亲友对视了一个眼神之后,乘坐电梯下楼。

其中一位有些上年纪的女士说着说着就发出了“呜呜”的哭声,双手还不停地抹着泪。另一名年轻女子也红了眼眶,半低着头盯着地面。

一位30多岁的女住户说,李某看起来身材瘦溜,皮肤比较白,看着比较平和。

女童的妈妈紧贴着墙坐在地上,双腿屈起,两臂抱膝,头低下搭在胳膊上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面,一脸凝重。

李母说,他不知道当天儿子为何去大兴旧宫,只是听邻居说儿子跟别人打架了,李某的车在24日晚上被拖走后,她寻思着准是把别人打坏了,要把车拿去抵债。

一名五六十岁的女士,坐在楼梯口,神情呆滞,不住地抹着眼泪。当晚有多个病人在icu推进推出,受伤的小女孩一直没有出来。而女孩的亲属,也是病人家属中最多的。但在场十几名记者均不忍对任何家属进行打扰。

说完,老太太又忙着问是不是李某动手摔的孩子,“万幸不是,你说这点小事至于动手吗?”得知不是儿子摔的人后她略微松了口气,“虽然他脾气挺混蛋的,但对我还是挺孝顺,凡事都想着我,但不爱听我唠叨他”。

从下午3时许,医院的保安开始逐渐要求所有患者家属离开icu门前,到大厅去等候。后来女童的妈妈在亲属的陪伴下离开了四层大厅。另外一些亲属坐在大厅靠墙的一侧,低声谈论着。

当晚,有几名身着便衣的办案民警,前往icu里面了解女孩抢救的最新情况。

icu门外还有很多其他患者的家属,人来人往,但都不能引起女童妈妈的注意,她全部的心思都在里面的宝贝身上。身上所有的力气好像都已经被抽干,起身时,身边的人还扶了她一把。

敲开六层韩家原先居住的房门,一名女性租客证实,六七年前,她从一名韩姓男子那里租来了这处房子,“岁数大概在五六十岁吧。”

“警察直接来的家里,后来街坊之间就传开了。”相比十几年前那次众人皆知的抓捕,在今天,一些居民虽然对“摔童案”已经有所了解,却没把这事和韩某联系在一起。

7月23日20时50分许,在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发生一起恶性案件。

但贾大爷也承认,他最后一次见到韩某,还是十几年前,一队警察将他从家中带走时。在那之后不久,韩家人就搬离了这里。贾大爷否认这与韩某被抓有关。“他父亲下海经商了,应该是赚了钱,在别处买了房。”

记者守候的数个小时中,在icu门口守护的十来名小女孩的亲属,苦苦等待消息,靠着墙边或蹲或坐,大家一言不发,互相之间也很少交流。

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女士挡道,双方发生争执。过程中一名男子将该女士打倒后,又将婴儿车内的女童摔在地上,导致女童严重受伤。

另有居民称,韩家的新址离这里并不远,恰恰挨着案发地大兴旧宫一带。

在母亲眼中,这次出狱,李某该开始新的生活。“房子有了,工作有了,儿子也很好,媳妇也等着他,谁想到又出事儿了。”她悲痛地说。

李母共有两个儿子,李某家中排行老二。李母说,李某从小就爱惹事儿,但凡他在家,只要听见门口有警车经过,她就提心吊胆,生怕是来抓儿子的,但自从李某被拘捕后,她听见警车的声音便一点不害怕了。

昨天下午,天坛医院住院部四层综合icu外,女童的家属或坐或站,望着icu的大门,安静又焦急地等待着。

女孩的爸爸一直没有出来。据了解,小女孩在抢救过程中,数度出现呼吸中断,病情危重。

昨天晚上,一拨又一拨的记者赶到丰台区东高地某小区。最终的结果让他们有些失望,早在十几年前,“摔童案”嫌疑人韩某一家就搬离了这里。

小区内大多数人都知道李某蹲过监狱,小区很多人也都听说了女童被摔的新闻,但还没有把此事和李某联系起来,“这才改造出狱不到一年。”

街坊都说李母是个好妈,临走前,李母跟记者说,“真对不起,我没教育出一个好儿子”。

李某家住在林萃路附近的一个普通小区。据邻居介绍,李某曾因偷窃罪被抓,坐牢期间,李某的妻子并未提出离婚,并且一等就是16年,6岁的儿子也被她拉扯成人,李某的父亲也在这16年间去世。

儿子刚被逮捕的头几年,李母心里憋闷得很,但16年过去了,人都熬疲了,李某的事儿她也不多管了:“我都快忘了有这么个儿子了,这儿子太不听话了,就不可人心疼。”

知情居民介绍,2012年年底,改造16年的李某出狱,此时他已经从33岁到了要知天命的年纪。这些年村子进行了搬迁,他名下已经分了两套房子,儿子也已经22岁大学毕业。

但女租客并不知道韩某的存在,如果按时间推算,她入住时,韩某正在服刑期间。

听说这次又闯祸了,李母并不是特别激动,却有点生气:“怎么说都不改,净是跟那帮朋友混,没救了。”

记者试图通过李某的妻子了解情况的时候,她婉言拒绝了采访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51iker.cn福建省武夷山市宜宰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- www.51iker.cn版权所有